中國宋慶齡基金會>走近宋慶齡>其他材料>書信選摘
一件值得我銘記終生的幸福往事
發布時間:2014-09-30 15:54

鮑世修

 
    今天,我要談的,是一件塵封了六十多年、始終讓我難忘的幸運往事。

    上世紀40年代末,新中國成立后,為了鞏固國防、加強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現代化建設,我國政府從前蘇聯聘請了一批軍事專家幫助我軍的各支特種兵建設。1950年秋,為解決這些部隊中我軍官兵與蘇聯專家間語言上的交流溝通,我從上海俄文學校提前畢業,被分配到華東軍區裝甲兵司令部當一名譯員,跟隨該司令部的蘇聯軍事顧問工作,并跟他們住在一個院落。

    這是一處裝修比較考究、舒適宜居的二層樓單獨庭院。它位于華東軍區裝甲兵司令部大院(徐州文亭街古道臺府衙門)東側的一條深巷里,四周布置有嚴實可靠的警衛,十分安全而寧靜。部隊內部稱它為"顧問招待所"。

    1953年早春,就在大家正在忙著過農歷新年、蘇聯顧問業已返國度假的時候,2月13日、即陰歷除夕日的上午,我突然接到上級首長的通知,說很快要有一位重要的高層貴賓,來我們招待所小住。至于這位賓客究竟是誰,卻沒有人告訴我,他們只是囑咐我一定要注意保密。

    稍后,謎底得到揭曉。原來是,時任華東軍區裝甲兵司令員的劉勇將軍,接到國家公安部羅瑞卿部長從北京打來一個電話,告訴他說:宋慶齡國家副主席現正在一架趕赴上海的飛機上,但江蘇省和上海地區的天氣情況不佳,首長座機需先在徐州降落,待天氣放晴后再繼續完成爾后的飛行;要求徐州駐軍一定要做好對宋副主席的接待工作,確保舒適安全,萬無一失。

    1953年,新中國剛成立不久。解放前,我在當學生時,就對我國民主革命的先驅孫中山先生一直十分敬仰,對當時的孫夫人也頗為敬重。不想,今天卻有這樣一個難得的機會,讓我能夠親眼見到這位享譽世界的中國杰出女領導人。內心的喜悅,可想而知。

    那天下午的兩、三點,一輛迎接安頓國賓的蘇制高級轎車從機場直奔徐州市里裝甲兵司令部大院側旁的顧問招待所而來,我恭敬地在大門口迎候。

    宋副主席下車后,緩步進入會客廳,稍事坐定,劉勇司令員向她簡要介紹了徐州當地的情況,并請首長先行休息。陪同她一起前來的,有秘書和保衛人員。

    顧問招待所配備的都是公勤人員,我是唯一的在職干部,因而有責任從各方面照顧好宋副主席。這給了我一個便于更多接觸她的機會。盡管她急于趕回上海過年,第二天一早,就改乘火車南下。我真正隨她在一起的時間,也就是一天。

    1953年2月,我還不滿24歲,宋副主席正好是60歲,她給我的第一印象是:為理國事,心系百姓冷暖,操勞了一生,雖已年屆花甲,仍不敢稍有懈怠,重任在肩,欣然擔當,全身有用不盡的旺盛精力和充沛活力。從外部形象和內在修養來說,她端莊高雅,氣勢不凡;威嚴自在,卻并不逼人;相反,給人以一種平和慈祥的感受。由于有過在國外學習、生活的經歷,整潔的修飾和講文明、守禮貌的舉止,更給人留下難忘的念想。總之,能有幸遇到這樣一位為全國乃至世界人民敬仰、德高望重、受人愛戴的國家領導人,并能在一段時間里伺候在她身邊,讓她休息、生活得愉快,這是我畢生的榮幸,所以,我說這也是一件值得我銘記終生的幸福往事。